国际金融报 | 竟有这种"黄牛"!专为"老赖"买高铁票、机票,罚他!

時間:2021-02-09浏覽:10

爲緩解“執行難”,倒逼“老賴”還錢,法院通常會對被執行人發出“限制消費令”,對其高消費進行限制,如限制其乘坐G字頭動車組列車全部座位、其他動車組列車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費行爲。

然而,市場上卻滋生出了一門專門爲被限制高消費的“老賴”服務的“地下”生意。

近日,上海市公安局寶山分局搗毀了一家專爲失信人員購買高鐵票的“黃牛”公司,公司數名成員悉數被捕獲。

同時,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下稱“上海寶山法院”)執行法官發現該公司的客戶中有一個熟悉的名字,他是曾經被該法院發出限制消費令的“老賴”趙某。

上海寶山法院遂對違反限制消費令的失信被執行人趙某進行司法拘留。

经赵某交待,其被法院发出限制消费令后,时常接到所谓 “黄牛”的电话,电话另一头的“黄牛”表示其了解到赵某作为失信被执行人的购票需求,并表示可以通过“特殊渠道”帮助赵某订高铁票和飞机票。

基于侥幸心理,赵某第一次向 “黄牛”加价购买了高铁票。此后又通过“黄牛”多次购买上海往返徐州、诸暨等地的高铁票。

2月5日,上海寶山法院針對被執行人趙某上述規避執行、違反限制消費令的行爲,向其宣讀了司法拘留決定書,對其進行司法拘留並處以罰款。

被執行人趙某當場表示悔過,主動履行判決確定的付款義務,並表示會積極配合司法機關,將不法“黃牛”繩之以法。

據悉,2019年8月,趙某因與邱女士存有民間借貸糾紛,被邱女士訴至上海寶山法院。經審理,法院于當年10月判決趙某需歸還邱女士借款4.1萬元及利息。

判決生效後,趙某卻並不履行判決確定的付款義務,邱女士無奈之下于當年11月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熟悉的橋段再次出現,在執行過程中,法院發現被執行人趙某名下無可供執行到位的財産。

上海寶山法院在將被執行人趙某納入全國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並對其發出限制消費令後,在申請執行人的同意下,無奈于2020年3月終結本次執行程序。

和多數“老賴”一樣,趙某名下雖無可執行財産,但手裏卻一直有錢花。

當公安局于1月底搗毀“黃牛”公司後,執行法官多次傳喚被執行人趙某到庭說明情況,並督促其履行。然而,趙某卻拒絕溝通,且拒不到庭。

執行法官遂通過與公安機關建立的協助查詢機制了解到趙某目前的租住地址,于1月28日上門對其強制傳喚,經過艱難的溝通過程,趙某才被傳喚至法庭。

上海政法學院專注刑法學研究的學者劉澤鑫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限制消費令通過懲戒手段倒逼“老賴”還錢的有力抓手,對法院破解“執行難”意義重大。“老賴”通過“黃牛”違反限制消費令的行爲嚴重侵害了司法秩序,應根據情節輕重科處相應的法律責任。

劉澤鑫強調,對于多次通過“黃牛”的“老賴”,情節嚴重的,有可能成立我國《刑法》第313條“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

執行法官曲勁松表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限制被執行人高消費及有關消費的若幹規定》第三條的規定,限制高消費包括“限制乘坐飛機、列車軟臥、輪船二等以上艙位;限制乘坐G字頭動車組全部作爲、其他動車組列車一等以上座位等”。部分被限制高消費的被執行人不是想著如何盡快履行裁判所確定的義務,而是通過“花錢”去規避限制消費令,這明顯是與法律精神背道而馳。而被限制高消費的被執行人,也並非限制其基本出行自由,仍可以選擇其他普通交通工具出行。且對于一些失信人員因特殊情況確實需要乘坐以上交通工具,法院也並非絕對不近人情,經充分評估後,允許進行限制高消費的單次解除措施。

此外,記者了解到,現在確實有專門爲“老賴”提供各種特殊渠道的“産業”,“老賴”並非無法進行限制消費令內明確禁止的高消費。不僅如此,類似限制自由的禁止令在執行階段的難度依然很大,其原因之一是因爲目前各機關信息化程度不夠,數據共享難度高,且全國各地司法工作有差異。

閱讀原文

返回原圖
/